息县房屋出租_停牌“钉子户”*ST新亿被调查:曾让股东秒亏67

当前位置: 【萍乡奇闻】 > 萍乡新闻网
作者: 萍乡奇闻 分类: 萍乡奇闻 发布时间: 2019-09-20 14:06

  

  华夏时报()记者 帅可聪 刘春燕 北京报道
 

  5月10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因未按期披露2018年年报,证监会决定对5家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立案调查。其中,A股停牌“钉子户”*ST新亿赫然在列。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自2015年12月7日开始停牌,*ST新亿将它的3万余名投资者“关入小黑屋”已经有1257个日日夜夜。如今,公司再次回到监管的视觉中心,前景值得关注。

  当然,创纪录的停牌期限,已经注定了*ST新亿将成为中国证券史上一个显眼的标志。

  曾让股东秒亏67%

  *ST新亿,全称新疆亿路万源实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息县房屋出租其前身为贵州上市公司*ST国创,2014年12月由新疆万源稀金接盘,黄伟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5年5月公司更名,同时地址迁到了新疆塔城。

  因严重的债务问题,2015年8月债权人申请上市公司*ST新亿破产重整,重整计划显示,法院确认的公司债务金额为21.74亿元。2015年11月8日,*ST新亿公告,公司收到新疆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ST新亿被裁定实施破产重整。同年12月7日,*ST新亿因重整事项开始停牌。

  然而,2015年12月举行的两次出资人会议上,在大股东回避表决的情况下,*ST新亿的重整计划草案被出资人以高比例反对票两次否决。

  由于此前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保壳已经迫在眉睫,*ST新亿向所在地塔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裁”。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重整计划草案最终获得法院批准。从法院裁定重整到草案获得批准,总共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

  依照重整草案计划的约定,在随后的3月18日,停牌中的*ST新亿股票价格由前收盘价7.40元除权变为1.87元。这一次除权,让原来的3万余名中小股东骤然浮亏67%。

  这是一次分级式的资本公积转增方案。根据方案,以*ST新亿彼时总股本3.78亿股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29.48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票,共计转增11.13亿股。萍乡奇闻其中1.13亿股登记至原有股东名下,相当于向全体股东按照每10股转增3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票。

  而大股东新疆万源稀金资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其他10家投资人,则以14.47亿元受让约10亿股,每股成本约为1.447元。根据计划,受让的价款中8亿元用于偿还债务,6.47亿元用于清偿诉讼费用和共益债务,再有结余的则留为公司的运营费用。相对而言,这11家投资者就此获得了29.25%账面收益。

  深陷僵局1257天

  显然,不少投资者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无奈走上了诉讼道路。

  2016年6月2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新疆高院”)向*ST新亿送达了《受理申请再审案件通知书》。马英、俞小玲、乔秀娟等76人因与公司申请破产重整纠纷一案,不服塔城中院作出的破产裁定,向新疆高院申请再审,新疆高院决定立案审查。

  僵局时至今日依然未解。5月9日,*ST新亿在延期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称,截至目前,新疆高院对本公司破产重整案的核查结论尚未形成,其核查的结果存在不确定性。

  *ST新亿还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条规定:“适用特别程序、督促程序、公示催告程序、破产程序等非讼程序审理的案件,当事人不得申请再审”。重整程序作为破产程序的一种,不应进入再审程序及审判监督程序。公司已于2016年6月28日将《再审异议书》报送至新疆高院。截至报告出具日,新疆高院未做出相关答复。

  *ST新亿称,按照《重整计划(草案)》,公司重整后,万源汇金或其关联方将适时通过合理安排生产经营、注入关联方或第三方的大农业或大消费等各类型优质资产等方式调整公司产业结构,增强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万源汇金承诺本公司2016年、2017年实现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4亿元、5亿元。如果公司最终实现的净利润未达到上述标准,由万源汇金在相应会计年度审计报告出具后1个月内以现金方式向本公司补足。截止报告日,此方案未完成,原因系公司尚未恢复上市,无法实施优质资产的注入或者引入新的投资人。

  以截至5月17日的时间来看,*ST新亿停牌时间已有1257个自然日,也就是约3年半时间。

  复牌遭拒又被调查

  对于*ST新亿的实控人与管理层来说,复牌显然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如何自证清白将是它面临的一道难题。今年1月31日,*ST新亿向上交所递交了股票复牌申请,但遭到拒绝。

  上交所表示,此前2016年4月29日向公司发出监管工作函并对外公开,明确因公司年报审计意见反映的下述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对公司股票暂不复牌:一是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存在被认定为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导致暂停上市的风险;二是最高人民法院将股民的投诉材料转交新疆高院,要求其立案对*ST新亿破产重整一案进行核实和查明,相关核查结论尚未形成;三是公司当期无主营业务收入,公司大股东或其关联方向公司注入资产存在不确定性,导致公司未来持续经营能力具有不确定性。

  上交所要求,*ST新亿应尽快就相关事项做出回复,在消除相关事项的重大不确定性后,再行申请公司股票复牌。

  5月9日,*ST新亿的年报姗姗来迟。这份成绩单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1338万元,同比下滑96%;归属净利润985万元,同比下滑约3.7%;扣非净利润则继续为负,亏损额进一步扩大至2599万元。

  此外,年报表明,公司2018年度累计发生管理费用 388万元,主要为中介机构费用、诉讼费用、租赁费等费用。公司 2018 年度累计发生财务费用43.44 元,主要系公司利息收入。公司2018 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2万元,其中: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合计为1016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合计为109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ST新亿的这份迟到年报还被审计机构四川华信(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ST新亿停牌时的股东户数为3.28万户。在部分*ST新亿的投资者看来,复牌的时机仍然未到。有投资者甚至认为:目前绝对不能复牌。因为当时停牌承诺是为了重组资产才停的牌,如今不仅没资产重组,大股东浮盈了近3成,而小股东却浮亏了近7成。

  5月17日,针对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ST新亿董秘办公室,但截至发稿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萍乡新闻网